再掀“囤油热”专家称我国大豆油70%原料依赖进口

再掀“囤油热”专家称我国大豆油70%原料依赖进口

美国大豆欠收的蝴蝶效应,正通过太平洋传导到每个中国人的餐桌之上。往年这个时候,处于价格低点的食用油,今年却出现较大的波动。

“听说食用油要涨价了,干脆买上几桶放在家里储存起来。”江西赣州市的王大爷日前赶在超市调价前,一口气买了几大桶食用油。

类似王大爷这种“囤油”的局面最近在全国各地都不鲜见,除了市民抢购囤积食用油外,许多超市也打着缺货的旗号开始“囤油”。

事实上,近三个月以来,许多品牌的食用油价格都在上涨,金龙鱼、鲁花、长寿花等食用油品牌全面上调旗下大豆油、花生油、玉米油等产品的价格,部分产品涨幅达10%-20%。

10月20日,30万吨国家临时存储食用油向市场抛售。这是今年以来国家首次在市场上大规模抛出食用油,借以平抑由于连续上涨三个月的进口大豆价格,所导致的油价上涨态势。

此举的背后,是对大豆—食用油这一产业链连锁反应的应对。这一系列反应使中国大豆安全隐患的问题再度凸显。我国本是大豆主产国,是什么原因导致国产大豆被边缘化?进口大豆对我们有什么危害?均成各界关注的焦点。

七成依赖进口

此次竞价销售国家临时存储的菜籽油30万吨,按规定每个企业最高购买量不得超过1万吨。购买者必须承诺将购买的食用油尽快投放市场,以增加市场供应量。

据长江期货研究咨询部农产品分析师童波接受《新周报·周末版》介绍,20日菜籽油抛售非常成功,除河南稍低外,各省菜籽油成交率都是100%,30吨总量成交共29万吨左右。

政府如此大手笔抛售菜籽油,并非食用油供应短缺,其主要用意在于缓解食用油价格继续高涨的困局。

据媒体报道,各类食用油调价通知都在近期向全国发布,超市、大卖场会在近几天内调整价格,涨幅在10%左右。以每桶5升的食用油为例,每桶上涨6-10元,新价格为每桶70-80元。随着食用油涨价预期强烈,部分地区甚至出现了抢购潮。

食用油涨价高潮的到来,是由于10月14日海关总署公布的数据显示,我国进口大豆的均价自今年7月以来已经连续上涨三个月。其中9月进口大豆总量同比上涨24.1%,价格同比上涨25.4%。

中投顾问发布的《2010-2015年中国食用油市场投资分析及前景预测报告》中显示,我国大豆行业三分之二的大豆原料来自进口,而大豆油在食用油中占比较大,达54.2%,大豆油的生产主导着我国食用油市场的走势。

我国是大豆的原产地,同时也是全球最大的大豆进口国。据童波介绍,占我国食用油消费过半的大豆油,其原料大豆每年约65%-70%依赖进口,而且进口的大豆几乎全部是转基因大豆。

1995年以前中国一直是大豆净出口国,但是从1995年起,中国开始从国外进口大豆。到2000年,我国大豆年进口量首次突破1000万吨,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大豆进口国。

而我国进口大豆70%来自美国,因此美国的大豆产量和出口价格,对我国食用油的价格会产生直接的影响,进而影响整个中国市场的粮食布局。

美国农业部10月12日公布的油料作物展望报告显示,2010年美国大豆预期减产程度剧烈。这一消息随即拉升了期货市场和现货市场的大豆价格,导致出口大豆价格飙升,直接提腾讯分分彩技巧高了我国民众的用油成本。

很多人担心,这样一来,我国食用油的价格完全由外国掌控,中国粮食安全隐患已经逐渐露出冰山一角。

大豆产业链旁落

近年来,中国大豆业被外国资本操控的情况越来越明显,加之进口大豆全部都是转基因大豆,人们对进口大豆的争议从没有停止过。

但是在童波看来,这是不得已而为之的。他指出,我国虽然是大豆的原产地,年产量在1600万吨左右,但是相对于世界26亿吨的产量而言是很小的一部分,而且作为一个人口大国、养殖大国,我国对大豆的需求每年超过6000万吨。

为了满足国内需求困境,必须进口国外大豆,随着进口大豆而来的还有很多先进的技术、充裕资金等方面的支持。因此,外资进入大豆行业也是不可避免的,大豆等相关产业链受到外国资本牵制是随之产生的必然结果。

公开资料显示,世界四大跨国粮商美国ADM、邦腾讯分分彩官网app吉、嘉吉和法国路易?达孚垄断了中国80%的进口大豆货源。跨国粮商在中国97家大型油脂企业中的64家企业参股或控股,占到总股本的66%,左右了中国油脂市场原料与加工及其食用油供应75%的市场份额。

我国的国产大豆加工行业几乎全部陷入困境,国产大豆压榨企业几乎举步维艰。据媒体报道,目前黑龙江68家规模以上榨油企业几乎全部停产。

童波近期刚刚结束他在东北地区一周的农产品考察。在东三省的西北部产豆区,他发现,在这个时段的收获期,因为气温升高,豆农提前4-7天完成了收获。虽然今年大豆的单产量较高,但产量仍与去年持平。

“亩产量高,收获的多了,但是豆农的种植面积在明显地减少,农民卖豆无门,谁还愿意种植盈利少的大豆?很多农民都改种玉米、水稻、蔬菜等赚钱多的农作物了。”

转基因大豆的冲击

豆农之所以觉得种植大豆不赚钱,除了大豆加工厂方面的原因,还有来自进口大豆的“压迫”。

2004年4月,农业部正式颁布《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管理条例》。自此,美国、巴西、阿根廷等美洲大豆主产区国家的转基因大豆产品获得了永久性进口保证。国家禁止国内种植转基因大豆,对进入中国市场的美国转基因大豆并没有安全评价期,更加让国外的转基因大豆从此在中国市场畅行无阻。

这些进口的转基因大豆与国产大豆相比价格更低、出油率更高,这使在同一竞争领域的国产非转基因大豆种植业遭受了致命性的打击。

“进口的转基因大豆之所以大受欢迎,不仅在于价格上的优势,进口大豆榨油的产油率,比国内生产的大豆高出2个百分点,而且国产大豆更适合做豆腐、豆浆之类的豆制品。相比之下,转基因大豆在油脂业盛行其道也不无道理。”童波介绍说。

但是转基因一直为人所争议,转基因的有害性因为不可预测,作为食用油的原料更被人质疑。

《粮食战争》的译者、经济学家顾秀林对于转基因的立场一直都是鲜明的反对。她认为转基因在欧美腾讯分分彩国家是只能作为工业用途,却在中国被当做食用品种。

但在童波看来,“进口的转基因大豆都是有一定标准要求的,而且转基因的效果在短时间内不能显现,谁也不知道这种产品到底有无害处。”

在童波看来,无论是抛售菜籽油缓解食用油涨价,还是增加进口大豆量,都不足以解决产业链终端波动,必须从头抓起,避免重蹈韩国白菜—泡菜危机的覆辙。

我国油厂必须改变现有的经营生产模式,实现适时的转型,把自身生产与购买期货结合起来,才能够抵御外界环境的影响。“现在许多油厂都将期货看做是自身企业的‘指路明灯’,既然不能自给自足,那么提前布局也是制胜的关键。”童波说。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